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一个还没写完的脑洞,先存一存

_卿少:

*看到琅琊榜最后一集的时候就在想,蔺晨被梅长苏劝着去骗萧景琰得多窝火啊
*放假了争取写个小中篇
*蔺少阁主也是会生气的啊长苏


蔺晨进屋时,屋内的二人刚好起了争执,他推门而入的声响坏了气氛,引得两人一同转头看他。
“景琰,他就是蔺晨,琅琊阁的少阁主,也是我的大夫。”
蔺晨抬了抬手,还没来得及作揖就被萧景琰一把拦住,对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嘴里问出是他早就知道该如何作答的问题:
“蔺大夫,你只需要告诉我,小殊说的话是真是假,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能够领兵打仗吗?”
蔺晨看他一双眼里皆是企盼,这哪里像是询问的样子,分明是要逼他说个不字。
蔺晨抬了抬眉头,开口回答:
“他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不适合带兵,加上梅岭的气候严寒,极不适应他这样的身子。”
说到这,他忍不住瞥了眼梅长苏,刚巧发觉对方也在看他,一双明眸平静似水,没什么波澜起伏,可蔺晨与他相识多年,又怎会看不出他这眼神里头的七分坚定,三分恳求?
他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
“不过嘛,这领兵打仗,倒也不用他亲自上阵,更何况我会随他同去。梅岭虽寒,但毕竟不是死地,还请太子殿下放心。”
说完他便微微一鞠,看似低头,却把萧景琰眼底的那份失望收了个十成十,他没有再看向梅长苏,简单地又交代了几句便先行告退,阖上门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萧景琰还在和梅长苏说着什么,神色焦急,情绪激动。
蔺晨将门彻底带上,回过身看向庭院之外的天空,乌云密布,还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他最不喜欢的天气。
他仰头舒了舒眉,忽然就回想起几天前的情形来,那日他一进门,便看到梅长苏独自一人站在兵甲之前,那人伸手轻轻抚摸着盔甲的表面,平素里总是微驼的身子,此时此刻却是站的笔直。
蔺晨走到他身旁,尚未开口,便看到他那对古井无波的眼睛里,像是有一团熊熊燃烧的业火。
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不说话,梅长苏倒是先开了口,声线一如平日那般沉稳。
“景琰过几日便会过来,依他的性子,你若全然否认,他反而不信。”
蔺晨挑了挑眉,没有应声。
“所以你必须先告诉他我有事,再以你自己作保。如此一来,他虽有疑惑,却不会不信。”
说完他转头看向蔺晨,眼里似有千言万语,却又再也没多说一个字。
蔺晨心想,好你个梅长苏,你算计来,算计去,算计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连挚友都不放过。
他又想,自己唱白脸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本少爷陪你一同唱这出戏,来年这笔烂账,到头来还不是要算在我身上,难不成他萧景琰还能找你一个死人理论?
他很想拒绝,但又清清楚楚地知道,纵使他告诉萧景琰事情的真相,纵使全天下都来拦着他梅长苏,他自有办法说服萧景琰,自有办法说服那些想要拦他的人。
他就是有这个本事。
当年他想让他放弃剔骨祛毒,别去过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没能拦住。
当年他想让他别来金陵,别走上这条凶险万分的路,同样没能拦住。
到头来,他非但不让自己拦他去送死,还要让自己帮着他去瞒着萧景琰,去说他可以。
梅长苏啊梅长苏,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蔺晨吸了口气,运功行了三个周天,把怒气压下去了一点,才缓缓开口:
“你这么做,就不怕他们恨你?”
还有我,你不怕我也恨你?
“怕。但我必须这么做。”
好,好一副斩钉截铁的语气。
“你会帮我。”
不是疑问句。
蔺晨想说不,但他说不出口,他偏头看向别处,眼神晦暗不定,像是有万丈波涛在其中汹涌磅礴,但这一切最后都终归平静。
他终究闭上眼,说了声好。
窗外,鸟鸣莺啼。

评论
热度(19)
  1. 喜欢琅琊榜_卿少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