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蔺苏】 江上月

稀有資源:

警告 OOC是我的

弃权 除了OOC什么都不是我的。文中蔺阁主的哼唧来自《在木星》好词!

本来是三十题段子被写成了一个特别小的短篇就丢上来了。


梅长苏刚挫皮祛毒那阵儿,整天一动不动地坐在窗户边儿上就是发呆。


蔺晨就瞅着梅长苏成天到晚悄无声息的发呆。


那人脸上蒙着绷带,也看不出来是悲是喜的。但蔺晨觉着绷带下的那张脸大概没什么表情。


“一场仗打的什么都没了还背了七万赤焰冤魂,不能悲不能喜的,能有什么呢。”


蔺晨有次跟着老阁主号完了脉出了门以后听见他爹这么说。


他扭头望屋里一看,刚好瞅见那人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


窗外种了枝梅花,可惜那会儿刚入秋,梅花没开,就是几根枯枝,死气沉沉地摆在窗口没什么景儿。


看得蔺晨心里堵的难受。


后来到冬天的时候梅长苏还是不说话,天天裹了被子就在窗口瞅着那几个枯枝儿发呆。


有天蔺晨实在看不过眼了干脆把人从屋子里抓出来裹成个球说是要带出去透透气。


琅琊山山底下有条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日里水流的哗哗的,冬日的里也从来不结冰。


蔺晨就带着梅长苏去了那条河边透气。

走的时候顺手抄了老阁主的鱼竿儿说是要钓鱼。


气的老阁主一捋胡子拔了半把。


你个混小子,能钓什么鱼!不把鱼竿儿给我弄折了算我谢谢你!


蔺晨跟梅长苏俩人就着寒风猫在山脚下钓鱼的时候,蔺晨把那鱼竿儿往江边儿一插撒了吊钩出去俩手往袖子里一拢,蹲在河岸上就开始哼曲儿。


梅长苏低头看了一眼蔺晨又默默的把头转过去。


知道的说是琅琊阁少阁主兴致大发在这儿钓鱼呢,不知道的以为是哪个脑子冻坏了的在这瞎哼唧。


俩人一个一声不吭地继续在江边当闷葫芦,一个哼哼唧唧地等着鱼上钩。


等到晚上了蔺晨那竿上也没鱼上钩。倒是梅长苏盯着那水流了一天眼睛有些酸转了转眼睛看着对岸发呆。


这会儿到了晚上没了那些个鸟鸣兽叫的山里倒是安静的很,出了水声就剩蔺晨在哪儿瞎哼哼。


梅长苏这才注意听着蔺晨嘴里哼哼什么。


生老死别千百回

好个白发迷途人。

莫说天无涯海无岸纵然归途千万载。


听的梅长苏心头一动扭脸儿就想开口说话。


刚想张嘴呢就听见蔺晨收了唱腔来了一句

“长苏啊,你看这水都往前流,不回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一句话说的梅长苏掉了一滴泪。



“诶呦!等了一日!我的鱼儿总算上钩了!”


梅长苏看着蔺晨手忙脚乱地一抽鱼竿儿收了线的样子,不知怎竟笑了出来。


蔺晨一听笑声猛的一转头,就瞅见梅长苏一边拿袖子擦着眼睛一边笑着看自己。身后刚好一轮明月浮在江面上照着江水滔滔不绝向前奔流。


看得蔺晨忘了收线,上了钩的大鱼在岸上挣扎了几下脱了鱼钩儿竟原跳回江里自己游走了。


第二天早上梅长苏是在老阁主追着蔺晨满琅琊阁打的闹声中醒来的。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梅长苏病都没好全呢大冬天的你给我领着水边儿吹风!变着法儿砸我招牌呢!”


“爹你听我说!我那叫开导!你没看见!昨儿晚上长苏都笑了!”


“你给我站住!”


“诶呦呦呦爹你轻点儿!耳朵!”


听得梅长苏轻轻笑了起来。


怎么原来没注意过这琅琊阁原来这么闹腾?


笑着推开窗子往外面瞟了一眼。


只见窗外那几枝梅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开了花。

                                                              

啊啊啊对不住我上次是不是说下篇是内心独白来着?我真的滚去写哒!

啊啊啊最近降温好厉害想要小红心和评论!

前篇热度好低QUQ是我写的不好嘛告诉我告诉我!!!!

评论
热度(49)
  1. 喜欢琅琊榜稀有資源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