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风起天澜 蔺晨个人向 无cp 素食

言言:

     古人有云,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倚山邻水,驻营扎寨是进可攻退可守,可是饶是梅长苏算无遗策,却还是没有算到突如其来的连绵暴雨,会带来一场泥石流。大梁的人马虽说躲避及时,伤亡不大,可是却也失却一举歼灭大渝敌兵的良机。良机虽说不多,等等总是会有的,可是偏偏大梁的主帅梅长苏却是再也没有时间再等。

     大梁行营,帅帐中梅长苏倚在床榻上,面色惨白如纸,难抑的呛咳破唇而出,一缕殷红顺着唇角缓缓而下,一身铁甲的蒙挚扑过去单膝跪地,扶住梅长苏摇摇欲坠的身子,难掩哽咽一叠声问道“小殊,你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你倒是说话啊!”梅长苏不及回答,黎纲已一个剑步走到面壁而立的蔺晨面前“少阁主,你不是大夫吗?少阁主,你是良医,你快救救宗主啊!”说着去扯蔺晨手臂,蔺晨一反寻常,并没搭话,却将脸别了过去,用衣袖在脸上抹了下,却忘了身上着的坚厚的铠甲,待转过脸来,清秀的面庞上已多了几道微凸红痕。

    蔺晨甩开黎纲的拉扯,脚步凝重地走到梅长苏床边,梅长苏看着相伴相持了十三年的挚友,刚强如他却也是不住潸然泪下,瘦削修长的手已失了颜色,苍白苍白地,映在众将眼中,却如是钢剑利刃,刺得这些铮铮男儿泪如雨下。那手探出来,缓缓的吃力的探出来,蒙挚的手也伸出去,那只无力的手却伸向缓缓走向自已的蔺晨,蔺晨微一怔,大步跨到近前,握住那只寒凉入骨的手,低了身子将那熟悉了十数年面庞看了又看,凤眸中也是泪水迷离:“长苏……不,小殊,并非我心硬铁石,纵是舍了我的性命,却也是……再也延不得你……半日了。”梅长苏却口角却是一朵浅淡到了极致的笑:地狱归来,不可久留,……谢谢你蔺晨,让我做回了林殊,只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英雄……撼!”

    飞流虽说心智不全,并不明白生死,可是自从见到了长睡不再醒来的佛牙,就一直担心着苏哥哥也会一睡不醒,每每苏哥哥睡的沉了,小飞流也会手足无措地的将苏哥哥推醒。如今见到苏哥哥这般光景,似乎明白了甚么,扑到梅长苏身前,伏在长苏身前,强压抑着低声哭道;苏哥哥不死,飞流乖,飞流听话,苏哥哥不死……”长苏从蔺晨手中抽出手来,微微颤抖着抚上飞流的发,并不敢看飞流单纯乞求的眸子,死死盯着蔺晨:“蔺晨……从此后飞流还给你……”一个还字,飞流身子猛然一僵,蔺晨身子微不可察的一抖,站起身子,头微微仰起,双目微合,顿了一顿,方才睁开双目,唇色有些苍白“长苏终不肯信我,会改了性情,不再戏弄飞流?’说完,他猛然撩了衣摆,单膝跪了下去,朗声起誓道:‘皇天后土在上,我蔺晨在此起誓,日后若有亏对飞流之处,天打……’不待他说完,梅长苏已拼起全身力气来掩他的口“你当真是……口无遮拦,说那些劳什子……”黎纲眼疾手快伸手扶住几乎又要倾倒的梅长苏,梅长苏借着他的托扶,抓住飞流的手塞到蔺晨手中,飞流的手刚触到蔺晨的手,触电般的身子一颤,本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却看到梅长苏眼角缓缓滑下的两行泪,不禁有些慌了神,飞快的用衣袖去擦苏哥哥的眼泪:“苏哥哥不哭,飞流一定会听蔺晨哥哥的话……,飞流会让着蔺哥哥……”这句略有些孩子气的话,蔺晨鼻子一酸,伸手将飞流揽入怀中,帐中人虽然都早已预知了这个结局,但这生死离别的关头,哪里能割舍得下他们的少帅宗主,一个个围将上来,只是泪水交流,却也不知说什么。蔺晨牵着飞流软软的手,慢慢退了出来,飞流本不想离开苏哥哥半步,可是看着从未如此严肃的蔺哥哥,没敢挣脱,只是一步一回头的看着梅长苏,眼中全是不舍。

     湿漉漉的大石头,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一动不动,若非有风抚起他们的发丝,几乎让人误以为那是玉石雕就的石像,飞流心有不甘,犹自小声乞求着蔺晨:“晨哥哥,去看苏哥哥……”蔺晨轻叹一声:“飞流啊,他这会儿是林殊,不是你的苏哥哥,他已不是梅长苏,他是林殊,他是林殊啊”他并不在乎飞流能不能听懂,兀自自语般道:“小飞流啊,十三年前,我只是给了他柔和的容貌,却怎么也雕琢不去他眼中的执着,我指望他从梅岭重生,我指望他长长久久的苏醒着……”喉中的哽咽堵的蔺晨说不出半句话来,平复了片刻才又低低的说“他选择做回了林殊,我认识的梅长苏,只是他的痛苦,我的存在只是他的……痛苦!”蔺晨不曾察觉自已两行清泪,已滑至唇边。飞流不觉间换了称呼,“晨哥哥,不哭……’迟迟疑疑用手指来给蔺晨擦泪。

    忽然听着一阵嘈杂的悲声,从中军帐中传来,蔺晨猛然站将起来,拉起飞流就往帅帐飞奔而去。

    黎纲,蒙挚,聂峰,卫峥,等人围跪在长苏榻前,蔺晨呆呆的看着榻上的那个人,双目微阖,面色虽说苍白了些,却是依如他多次病重之时的昏睡。蔺晨怔了片刻,推了推飞流:‘飞流啊,给你苏哥哥磕个头吧!’飞流虽然不甚明白,却不是极听话的给跪在那里,恭恭敬敬地给梅长苏磕了三个头,然后拉起飞流,怔怔的看了看梅长苏的容颜:“小飞流,你要把苏哥哥记在心里”飞流使劲点了点头,蔺晨抬起手胡乱在自已脸上抹了一把,拉起飞流,毅然转过身去,大步向帐外走去。


评论
热度(33)
  1. 喜欢琅琊榜莫言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