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吃飽了撐的

诗与蔺苏:

-

閒來無事 想著閣主出場不多 把他全部台詞碼出來 外加藺蘇流互動

萬萬沒想到變成字  竟然有這麼多 後來 覺得打都打了 就..打完了 

想配圖  結果一配收不住 截圖的時候看劇又被虐了一遍 

藺蘇流日常擼了千百遍了 竟然還能被虐到  

也是服 

-



# 瑯琊山 # 


藺:有什麼需要我現在就知道的嗎?
        ..
      已經成為太子了
        ..
      不必了  大梁出使北燕的使臣  已經在路上了 
      京城的皇子們馬上就會知道的   你去歸檔吧 
      他果然辦到了


-此处本该有一个背影 - 

      少閣主 大梁的譽王來了
藺:把我備好的錦囊拿給他 叫他回京后方可打開
      是
藺:譽王來了 大梁太子的人馬也應該到了 到時就給他們一份同樣的答案
      只是..
藺:你想說什麼
      瑯琊閣一旦開口回答朝堂中事 只怕不得安寧吧
藺:問題出自朝堂 答案卻在江湖 無妨~  


# 江左盟 #

藺:飛流~ 飛流~
    - 您這邊請~

藺:不用你指路 我認識
      我在江左盟玩的時候
      你還不知道在哪呢

藺:飛流呢? 哪兒去了?
蘇:藺少閣主駕到 他還不趕緊躲起來  難道還等著被你戲弄不成

藺:哼~ 😊

藺:你真的要跟蕭景睿那兩個公子哥  一塊進京?
蘇:他們兩個身份尊貴又不涉朝政 最合適不過了
      這件事情 總該有個開端   如果我不隨他們去 
      難道還真的   要我接受太子和譽王的招攬 以謀士的身份進京?
藺:蕭景睿雖然與奪嫡之事毫無牽扯   但他父親寧國侯謝玉卻不是
      你這樣直接住到謝府去  會不會太冒險了一些
蘇:你放心吧  京城的準備已非一日 
      就算我住在寧國侯府
      也足以自保
藺:好啊




- 診脈 -

蘇:你能不能別每次診完脈都這副表情啊
      你是來給我送行的   還是來攔著我的
藺:我攔得住你嗎? 
      十二年前我就知道  這金陵城你是遲早要回去的
蘇:既然你知道我遲早要回去
      就趁著我身體還可以   幫我了結此事吧
藺:喂 我診完脈可是什麼都沒說   你怎麼知道你身體還好啊
蘇:那你告訴我 我還能堅持多久
藺:那你告訴我你需要多久
蘇:兩年
藺:嗬嗬~ 兩年可以啊   那你帶十個大夫去
蘇:(/瞪———————)
藺:(/嘆氣 拿出藥瓶)
       心力交瘁之時服一顆    快吃完的時候   記得早點招呼我去京城
蘇:有你足矣~   頂得過十個大夫

藺:哼~

      飛流~你蘇哥哥就要丟下你去金陵了~

      不如你跟我到南楚去玩吧~

流:不行!要去!
藺:你要去哪兒
流:金陵!




# 金陵 #



流:禮物!
藺:什麼禮物啊
流:禮~物!
藺:喏~ 她就是啊
流:(╰_╯)#
藺:美人~ 就是禮物
流:( `д′)哼!騙人




# 蘇宅 #

黎:你說這個藺公子他也真是的   放著正事不做去追什麼美人去
藺:美人不追就錯過了!  病人又跑不了!

黎:..藺公子

藺:當然得先追美人了 是吧 
      喲~ 嘿 嘿 嘿 嘿   還真有一個這樣的啊  哎呀 好玩好玩好玩
     (笑嘻嘻的默默凑過來的黎綱)
      你站這兒幹嘛呀~   快去叫吉嬸給我煮一碗粉子蛋
      我飯還没吃 餓著呢~

黎:知道了 (撤)

蘇:餓著正好 趕緊給診診脈   要診不好 不給飯吃~
藺:你個小沒良心的 你一封飛鴿傳書
      我可是從南楚跑斷了腿跑過來的
      就這待遇! 哼~ 不給飯吃~不診病!

蘇:是不是真的不想吃飯哪
藺:好!算你狠 哼 來~(抓手)
蘇:不是給我診 病人在這兒呢 沒看見啊?
藺:我看你也該診診了   晏大夫這一年多的日子不好過吧
蘇:不跟你鬧 著急著呢
藺:好! 那就兩個一起診





# 院中 #

蘇:到底怎麼樣啊
藺:.. 盯—————
蘇:說話呀 看我幹嘛
藺:他長得比你像癩蛤蟆    你病得比他厲害
蘇:我自己的身體什麼樣    我能不知道嗎 還用得著你說
藺:那你還讓我說什麼呀 
蘇:他的毒性到底怎麼樣?
藺:毒性嘛~   也就是你的三成  不算什麼
蘇:你可從來都沒解過那毒啊  行不行啊?
藺:這麼信不過我   那你叫我過來幹嘛   

      走了!

蘇:回來!
藺:哦!



蘇:我要能找到老閣主  誰樂意叫你來啊 
      飛流~ 你樂意嗎~ 
流:(躺屋頂) 不~ 樂~ 意~ (揮手)
藺:好吧 我承認   如果他病得像你當年那麼深 我確實未必解得了
      不過這個人 不在話下   

      只是..  那個~ 恩?那個~ 你懂得啊 
      至於要怎麼解    解完之後是個什麼後果 必須要跟他說清楚 讓他自己選

蘇:說得也對 不能急在一時  等把冬姊接出來   讓他們倆商量一下吧
藺:嗬嗬嗬~ 好啊~ 
      一個滿肚子的話要說   一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可真是得慢慢商量商量   嗬嗬嗬~


藺:欸~ 我給你帶來一個大禮物
      飛流沒跟你說嗎?
蘇:什麼呀?
藺:飛流~ 這就不乖了
      怎麼不給藺晨哥哥帶話啊
      我要把你用蓖麻葉包上
      刷上油 裝進木桶
      從山坡上滾下去~
流:Σ('◉⌓◉') 哼! (飛走)



蘇:好了~ 你別逗他了 
      到底要給我獻什麼寶啊
藺:一個美人   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美人
      你對她一定感興趣  猜猜是誰嘛~
蘇:你抓到秦般弱了
藺:你可真煞風景   美人怎麼能用抓~這個字呢



蘇:他知道夏江在哪嗎?
藺:他本來是跟夏江一起逃的   但是夏江中途覺得她累贅
      就把她丟下了 所以..    但是現在四境已封    就算夏江有再大的本事
      他也逃不出這個天羅地網   之所以找不到他的行蹤
      那是因為他..
蘇:他在京城
藺:... 正是!



蔺:反正我把秦般弱關在城外了   你看著怎麼處置吧
蘇:交付有司 自有律法
藺:你都不審一審
蘇:審什麼
藺:比如滑族在京城還有什麼勢力呀
蘇:你審出來了嗎
藺:這也不能怪我沒審出來
      只能說璇璣公主    當初也看出了秦般弱資質欠缺
      並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她   還有一部分掌握在夏江手中
蘇:所以你這份禮物    送的也沒什麼價值啊
藺:好 我也正想問問你   靖王執政之後   你打算怎麼清理滑族啊 
      說到底  滑族現在也是有很多人  抱著復國之念 
      站在人家的角度講  這也是他們的正義不是嗎
蘇:當年滑族舉國歸順 
      可是三年之後 又復叛去北燕  所以父帥又率兵滅了滑族      
      當時大家的立場都不一樣  又怎能辯出對於錯呢
      就像今年南楚平定的柯蛮   也是降而復叛 
      只怕景琰登基以後  無論是當年的滑族   還是如今的屬國夜秦
      都得好好的安定和撫平    這為君的日子只怕也不簡單哪
藺:你這個心操的還真是長遠  看來我爹當年囑咐你的話
      你是一句也沒記住啊~
      唉... 保重吧   你這個病啊 好不了了 
蘇:欸!是你要問我的
藺:我問你就說嗎   哼 我都懶得管你了   吃飯去了~ 
      我的粉子蛋做好了沒有啊~



- 聶鋒夏冬相認 -

藺:聶將軍 聶夫人 不是我煞風景  你們能不能先不要這樣
蘇:瞅—————
藺:好吧 我是煞了風景 我是說
      你們兩位以後有的是時間   慢慢體會這種重逢之喜
      現在能不能先聽我這個江湖郎中   說一說聶將軍的病情呢
      我知道你以前這樣說過我 (插入花絮苏:你咋知道的)
      聶將軍身中之毒 名為火寒之毒 向來以天下第一奇毒著稱
      他的奇就奇在    既可救命 又可奪命   更能置人於地獄般的折磨之中
      聶將軍當年全身被火燒傷   火毒攻心 本已無生還之理
      可是聶將軍恰恰跌入了雪窩之中  被雪蚧蟲咬噬全身   這才保住了性命
      雪蚧蟲只生長在梅嶺附近   專食焦肉 同時吐出毒素   

      以冰寒之氣遏住火性 使人經火 卻能保命 火寒之毒也就因此而成
      身中此毒之人  骨骼變形 皮肉腫脹   渾身上下長滿白毛 
      就像聶將軍這樣 而且舌根僵硬    不能言語 此毒每日發作數次
      發作時須飲血液方能平息   且以人血為最佳
      雖然這樣可以苟延性命   體力也與常人無異
      但是這種折磨 也並不比死了更乾淨
      聶將軍能堅忍這麼多年   心志確非常人所及  在下佩服
冬:那此毒能解嗎
藺:有我這個江湖郎中在 就可以解
      有兩種解法   一種徹底的解    一種不徹底的解 可以任你們挑選
冬:當然要徹底的解
藺:聶夫人 請容在下  對這兩種不同的解法加以說明    再選擇可好?
      要解火寒之毒 過程非常痛苦   簡單說就是 削皮挫骨 
      聶將軍是條真正的鐵漢子  這點苦當然受得了 只不過要想徹底的解 
      須將火毒寒毒碎骨重塑而出   之後至少要臥床一年多  用於骨肌再生 
      這種解法最大的好處就是   解毒後 容顏與常人無異 
      只是相貌會與以前大不一樣  而且舌根恢復柔軟 可以正常講話 
      這種碎骨拔毒 對人體的傷害極大 不僅內息全摧 再無半點武力 
      而且從此多傷多病 時時復發寒疾 危及性命  不能再享常人之壽 
蒙:你說什麼 !?
藺:人的身體  總有一個不能承受的極限 
      如果要選擇這種徹底的解法   其實就是拿命在換 
      不過如果好好保養的話   活到四十歲應該沒什麼問題 
蒙:藺公子 那他 是不是 ..
蘇:蒙大哥
蒙:你別叫我! 你怎麼告訴我的 
      你說你身子虛 說你養養就好了   可現在呢 你都病成這樣了
      你還來京城 來京城上上下下的折騰 
      你不要命了! 
      你的命你不在乎  想過我們沒有 啊?想過我們沒有?
衛:蒙大哥..
蒙:你閉嘴! 你在他身邊  他瞎胡鬧你也不管一管  你就任由他這麼胡來啊 
藺:行了 你也不要罵了 他是一個多有主見的人   你還不知道嗎 
      當時就算衛崢不在 你在  你能攔得住他嗎 
蒙:我當然!
蘇:別說了!(shut up!)
      霓凰 你們跟我來  我解釋給你們聽  你也別再廢話了   撿重點說     

藺:好 那我們繼續來說一說   這種不徹底的解法 

      這種解法 在原理上也差不多 
      就是把身體內的毒性保留 控制一下 不傷及人體根本
      解毒後可保毒性不再發作   無須再飲血 
      身體雖然無法恢復到武人體魄   但也基本上與常人無異 
      最重要的就是 可享天年 
冬:但是呢?
藺:對嘛~ 但是!渾身上下的白毛不能盡除
      舌根僵硬也不能盡解 說不清楚話
冬:略...
衛:藺公子 既然聶大哥已經決定了
      那明日就開始解讀吧  少帥說 飛流的熙陽訣練得很好
      能幫上忙 
藺:江湖郎中知道怎麼解毒 (哦..) 不用他指手畫腳
衛:藺公子 您不要總是跟少帥吵架   少帥其實他是有自己的苦衷的 
藺:梅長蘇是你的少帥 又不是我的(不是你的是谁的) 
      我為什麼要像你一樣體貼(比体贴你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我一直幫他是盡朋友之責 要了他的心願  不是讓他來自尋死路的
冬:(what ?!梅長蘇是小殊 不可思議)


- 宗主行騙啊啊啊好喜欢宗主喊蔺晨啊啊啊 -

藺:又被你說服了兩個   不過我也不意外 
      當年連我爹都無奈你何 
      又何況他們呢 
蘇:藺晨 ..(扶著柱子)
      我現在感覺真的不太好(暈倒了)
藺:o _O 欸! 怎麼說倒就倒啊~



- 宗主怎麼從院子裡到床上的? -


藺:醒了? 喝了! 

蘇:呃啊..怎麼這麼苦啊..

藺:白~水~ 
蘇:..😔
蔺:是不是我一對你生氣  你就這麼嚇唬我呀
蘇:我要你幫我  我至少還要一年的時間 (要个屁!)
藺:一年!? 你再這麼熬下去  能熬過半年就算你高壽
      你自己不知道嗎 ?
蘇:我知道
藺:知道還說 ~
蘇: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只有我能夠安撫住景琰
      可現在我連自己   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下
藺:你已經倒下了~  倒下 就倒下了 ~天~ 又倒不下來 
蘇:天當然不會倒下  景琰他是個急脾氣 
      靜妃娘娘又身居宮中 到時候誰來攔著他冒進
      你來呀?
藺:我不認識他 
      現在京中情勢一片大好
      就算走錯一兩步 又有什麼要緊呢
蘇:現在的局勢還遠遠沒有到萬無一失的地步
      我機關算盡這麼多年  不能到了最後關頭
      讓自己成為導致敗局的變數  這樣就太對不起景琰了

      所以我 一定要拜託你 (不管不管不管)

藺:靖王自有他應該承擔的東西   他也不是那種承擔不起的人
      何必覺得對不起他
      說到底 昭雪舊案  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
      你就是在這點上過於執念了   才會讓你這般的心神疲憊
蘇:這當然不是我一個人的事   梅長蘇不只是林殊
      他身上還背負著   七萬赤焰冤魂昭雪的希望
      我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一步   我還要等著 
      等著看景琰大婚 監國   一步步的掌控朝局
      我要等著 ..  謝玉的死訊傳入京城 夏江落網 
      我要等著..   皇上能夠同意重審舊案
      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藺:放心吧  (好吧 你仗宠欺人)
      晏大夫的招牌是招牌  我瑯琊閣的招牌 也是招牌
      有我在 不會讓你倒下去的 (QAQ)


      我還打算在新朝時  仗著你的勢 耀武揚威一番呢
      我怎麼捨得讓你這麼輕易去死啊 
蘇:謝了
藺:別說謝 一句謝 也不行  
      欸!這樣吧 把小飛流還給我當作謝禮吧~
流:不要!
藺:你個小沒良心的   你忘了當初是誰把你撿回來的
流:就不要!
藺:嘶~😠
流:🏃=͟͟͞͞ 
嬸:欸~~~
藺:站住!
嬸:你們兩個別鬧了 小心別把我的碗給打碎了
藺:別跑!
嬸:別鬧了~ 別鬧了啊~
流:呃啊~~~~~~啊啊~~
嬸:別鬧啦~


- 給聶鋒解毒 -



藺:聶將軍 脫衣服吧 我們準備開始
    - 藺蘇交換眼神 👀 
蘇:冬姊 我們先出去吧   藺晨不會失手的 (yoooooooo..

- 開門出來一帥閣主 -

藺:唉呀~
蘇:看來一切順利 冬姊不用擔心
藺:你從哪裡看出來一切順利了   我的表情明明很沉重啊~



蘇:要是不順利你早就跳窗戶跑了還有臉從門口出來啊

(冬姐被秀一脸,笑而不语。你们等着,等着我夫君好了)
藺:看破不說破 無趣~
      到今天已拔毒七次 無復發之憂了   再躺兩天 便能下床走動      
      休養一個月之後 體力便與常人無異了
冬:多謝藺公子
藺:就是一個謝字 也沒謝禮 哼~
蘇:不用管他 你先進去吧

- 二人廊下 -

藺:天牢這種地方  換一個囚犯出來這麼久   風險太大了 
      一點兒都不像你一貫謹慎的做法
蘇:倒像是你的風格
藺:哼 算你了解我



蘇:你說得對   冬姊出來太久也不是辦法
      等明天蒙大哥一來 就送她回去
藺:恩 好了 現在總算治好一個了
      明天就該你了 你準備好了嗎?
蘇:如果我說沒有呢
藺:我管你有沒有呢 反正我要開始了
蘇:我信得過你

藺:我也相信我自己!



蘇:老閣主素來都謙遜穩重  你的脾性到底隨了誰呀
藺:老爺子在你面前 那當然得端著呀
      如果他真的謙遜穩重   當年令尊大人遊歷江湖 過琅琊山
      兩個人怎麼會連著打了三天架  還做了一輩子的朋友呢 哼~
蘇:說的也是~



- 宗主別作 作了挨戳 -

藺:單是今日你便發作了三次  
      而且現在氣息越來越差  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蘇:藺晨..
藺:你想說什麼我都知道   所以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從現在起 除了慢慢吐你的氣  一切都得聽我的
      就算這院牆外面鬧翻了天   也絕不允許你多看一眼
      聽明白了嗎?
蘇:(撇頭去看) /作死啊這是/
藺:(寵溺一笑) 戳!/不要污/
蘇:(喘息聲- -)/逼我污/
藺:怎麼樣 ?
蘇:.. 舒服多了 你還真是神醫妙手啊
藺:我沒聽錯吧 你是在誇我嗎  這真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哪



- 宗主被召進宮 閣主好擔心 -


藺:聽說宮裏傳來口諭 召你進宮
蘇:唉 是啊
藺:皇帝老兒久不臨朝 無端端的 怎麼突然想起見你這個白衣客卿了

蘇:我也覺得奇怪 想不出是什麼緣由

      可是明旨召見 我總不能不去吧
藺:(一個大size的擔憂臉)



蘇:哎呀~ 你不用擔心   你看我一介文弱布衣
      他總不見得埋伏著刀斧手在宮裡等我吧
      /為什麼不能/
藺:(藺·依然滿眼擔憂· 欲言又止·歎一口氣·晨)
蘇:別擔心了 我會隨機應變的


- 列將軍飛奔而來 還是遲了 - 

藺:一定要追上他! 不能讓他進宮!
列:是!
藺:你馬上去穆王府 通知霓凰郡主
黎:是!

- 閣主擦劍 飛流砥柱 - 

甄:藺公子 你就一點兒都不著急嗎
藺:急啊 能不著急嗎   兩個最聰明的傢伙都在宮裡
      著急有用嗎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
      希望長蘇的這個巧舌能夠解救自己
      可如果救不了呢
甄:那怎麼辦?
藺:認栽嘍~ / 看不見我的劍?非要我说出来?/
甄:唉~
藺:希望他們至少能堅持到午時吧

- 進宮歸來宗主倒下了 -

晏:來~ 我診一下
藺:還診什麼診  必須得試試了
晏:你可知其中凶險哪
藺:我當然知道了  您你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 藺公子越是緊張越是愛鬧之孔雀尾巴 -

藺:(一陣口哨)
      飛流~ 好看不好看?
流:恩(點頭)
藺:你看它長得像什麼
流:不知道~ (搖頭)
藺:孔雀尾巴呀~   像不像?
流:恩
藺:赫赫    來~ 你過來~
流:幹嘛?
藺:哥哥把這個捆在你的腰上  你給哥哥跳個孔雀舞好不好?
流:('◉⌓◉')啊 不要~ (甩頭)
藺:過來~
流:恩~(甩頭)
藺:過不過來?
流:恩~(甩頭)
藺:過不過來!?!
流:🏃=͟͟͞͞ 額啊~
藺:好小子 敢跑~  哪兒跑!~
      你給我回來~
流:呃~啊!救命啊~  蘇哥哥~ 救命啊~
藺:乖~ 過來~
      你還跑!
流:蘇哥哥~ 救命啊~
      蘇哥哥~~ 快來救我呀~
藺:過來~
流:蘇哥哥~ 救命啊~


- 黎&甄 給宗主最貼心的守護 -
 
黎:宗主怎麼樣了?
甄:氣息還好 一直睡著   一動也沒動過
黎:唉~
甄:藺公子越是緊張 就越是愛鬧  這次多半是走了險招了
 
流:蘇哥哥 救命啊~ 
藺:他睡覺呢 你到枕頭邊也吵不醒他   乖乖聽話吧!
流:蘇哥哥 救命 救命  救命啊!
黎&甄: 



- 宮羽被發現 -

藺:如果這麼一點點事情   也要讓他來想辦法
      他遲早燈滅油盡
 - 萌&冬:..略..
藺:好?你們沒事吧?  
      現在我總算明白 長蘇為什麼這麼累了 

      你們還真是能幫倒忙
黎:藺公子   你有別的主意你就直說
      你要是再在這兒說風涼話
      宗主醒了 我第一個告你狀!
藺:我很怕你告我狀嗎?

黎:你..
藺:嘁~  明明幾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
      看把你們急成什麼樣子了   好吧 讓我來教教你們
      教教你們怎麼兵不血刃   去對付那位刑部尚書大人
  


- 萌大哥對付蔡荃歸來被閣主玩弄 -

蒙:蔡荃行事還是非常謹慎的   雖然他信了我們的話
      但還是把夏冬如何逃獄的過程   一一拿來證實
      好在我們之前做了周全的準備啊
      要不然啊 真的被他看出破綻了藺:宮羽呢?

蒙:宮姑娘是替夏冬進天牢的假犯
      蔡荃當然不會放過她  好在宮姑娘也不是普通人
      她來歷成謎 身手又好
      夏冬說她是懸鏡司  安排在妙音坊的暗桩
      順理成章
藺:東宮呢?  蔡荃應該也會到那兒去確認一遍吧
蒙:被你說著了
      抓捕夏冬的究竟是哪些人   怎麼押送回來的 太子知不知情
      欸~ 這些啊 他全部都去核實
      多虧你安排的好啊
      這件事情總算是塵埃落定了
藺:塵埃落定? 未必吧~
      這個消息當初是如何走漏的   你查了嗎?
蒙:..???
藺:唉呀~ 難怪長蘇這麼累
      我給你提個醒吧
      你有個貼身護衛   最近剛娶了一位嬌妻
      對吧?
蒙:恩~
藺:滑族的 去查查吧~

蒙:你怎麼什麼都知道啊?
藺:來~  你來瑯琊閣 給我做個三年學徒
      我包你什麼都知道
蒙:... .. ¥%&*……



- 明明是你們仨這一家子呀 -

藺:跑~ 跑~ 
流:不要!
藺:你再跑~ 你再跑~
      說了你那個不好看  你過來我給妳戴上
流:蘇哥哥~(躲)
蘇:(扔書——)藺:(躲)
蘇:你要是覺得無聊 就去替我查清楚
      璇璣公主給夏江留了多少人
      別再折騰飛流了
藺:你們這是一家子什麼人哪 啊?
      病一好就把大夫扔到牆角 沒良心的
      早知道就不治了 
流:哼!
藺:一個都不治!
流:哼~
蘇:(遞書給飛流)
流:(扔書——)
藺:嘿~!
流:(躲~)  汪! 汪汪! (???)
蘇:(笑)


- 你操心別人 他操心你 - 


藺:現在朝政上的事有太子  你操這麼多閒心幹什麼
蘇:我就這麼說兩句也不行啊
      你這麼閒~ 滑族的事查的怎麼樣了?
藺:能不能說點開心的事 
蘇:咱們少閣主也有頭疼的時候啊
      你應該知道 尋找這些小嘍囉本身  就比找那些大頭領要麻煩
      再加上 璇璣公主的手下 既分散又隱秘
      這個時候要是能有一個 知曉內情的人幫忙就好了
蘇:你少給我來這套啊   是你自己答應我噠
      在謝玉的死訊傳入京城之前  你就幫我打掃乾淨   夏江留下的所有麻煩
      可不能食言啊(閣主從來不食言,食言的是你)
藺:囉嗦!


- 宗主想起譽王若有所思 -


藺:怎麼了? 我才說你句囉嗦 就不高興啦~
蘇:我..我突然想到譽王了 他在臨死之前對我說
      有件事 他料定我一定想不明白
藺:你是說..譽王和滑族也有關係?
蘇:否則他不會縱容夏江和秦般弱在他身邊留這麼久
      而且他們倆也不會這麼  死心塌地的幫他
藺:嘶~(揣手)不會吧?
      難道說 皇帝老兒和滑族的女人也有一腿?
蘇:粗俗~
藺:嘶~ (戳你信不信)


蘇:(捂胸)我是在想如果這件事情正如我們倆所料
      那譽王一死 滑族必定不會
      這麼輕易地放棄復仇
藺:欸!累不累?

- 你咋不懂我的心 -

藺:人家為了天牢的事情 難過了許久
      今天終於鼓足勇氣 跟你說話了
      你怎麼也不知道多安慰人家兩句啊~
蘇:如果我不安慰她   她會怎麼樣?
藺:也不會怎樣啊  就是心裡難過咯~
蘇:既然不會怎麼樣  我又何必去招惹她呢(那你干嘛招惹阁主呢)
      我現在給她希望   將來她就會更失望   對不對?
藺:你還真懂女人心哪~
蘇:(扭頭走掉)

藺:小飛流~ 看見沒有~
      你蘇哥哥的心 就像石頭一樣硬
流:不是~
藺:你下來~ 下來陪哥哥喝酒~
流:才不要!
藺:下來!
流:哦..
 
- 飛流對藺晨哥哥的愛如潮水 -

蘇:轉過去~ 恩..  再轉回來看看 ~
      穿那件灰的吧
流:恩~ (指)
蘇:恩
藺:穿那件~ 他的眼光一向很差   你不知道 嗎~ (捏飛流臉) 
      換了去~ 流:哼 ~ 

蘇:頭疼了吧~  誰讓你昨天晚上喝那麼多酒(遞茶)藺:你們 又要出門哪?

蘇:今天是言侯的生辰  帖子幾天前就送過來了
      我要過去一趟
藺:言侯生辰 太子也會過去吧
蘇:(眼神答是)
藺:那你也帶我一起去
      言豫津那位公子哥   我還挺喜歡跟他一起玩的
 
- 湿身预警 -

流:嘩~~
藺:!! ಠ ಠ
蘇:??Σ('◉⌓◉')
流:輸了!
蘇:??(宗主表示很疑惑)
藺:飛流~ 雖然昨天晚上   我們一直在玩潑水的遊戲
      但是 整整一夜 已經過去了  新的一天 又開始了
      這個遊戲已經結束了
      尤其現在 我跟你蘇哥哥在談論  其他~的問題
      你在我背後偷偷潑水 這種行為.. 不僅錯誤!而且無效!
      明白嗎?
流:不管!就是輸了!
蘇: 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藺:(瞅一眼宗主)(繼續喝茶)
 /畢竟是宗xi主fu'er給倒的茶/



 
- 好的你们是一对 我知道 -

蘇:這個人你別動  那是我的 留著有用
藺:我知道
蘇:/一只暗戳戳的喵爪/藺:別動~ 恩~  那是你的~

蘇:我知道~


- 閣主與聶鋒 -

藺:唉呀~ 好啊~
      嗬嗬嗬~  要是病人都能像你這樣就好了
      既聽話又努力 比有些人強多了
      來~ 讓我診一下~
鋒:額..&@$¥%..#¥··
藺:你問長蘇啊 他睡覺呢
鋒:額..&@$¥%..#¥··
藺:聽不懂~
鋒:(抽手比劃)額..$#%^*&..
藺:好好好 行了 
      行行行~ 來來來~
      雖然我還是聽不懂   但我想你不是問
      長蘇以後的身體怎麼樣   就是問聶夫人在天牢的情形如何
      對吧?
鋒:額額額(點頭)
藺:嘿..  我聰明吧?
鋒:..額 (點頭)
藺:長蘇的身體你不用操心  /那是我的事/  

      聶夫人的事也不是我操心的事 
      我現在就只管你    恩~ 情況越來越好了
      但是你現在也不能太過用力
      快回屋休息吧~
鋒:..額 ..
藺:聽 話!


- 冰續草 -

黎:藺公子! 藺公子你還在嗎!
藺:我謝謝你 人還活著呢 喊什麼~
衛:找到了 找到了 
藺:什麼找到了?
衛:冰續草我們找到了  剛從東海送過來   一點兒損傷都沒有
黎:用琉璃瓶子裝的 很小心   根也沒壞 您快看看哪
衛:對呀
藺:沒錯 是冰續草
黎:那就好~

- 黎&甄&衛 三隻好開心 -

衛:既然草藥已經找到了  你準備什麼時候開始啊
藺:開始什麼呀?
三:救宗主啊& 解毒啊
藺:衛崢 我真的不想讓你失望
      這冰續草呢   的確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藥
      你們藥王谷能找到這棵   看來花了不少的心血
      可是 是誰跟你說的   這個冰續草 對小殊的病有用呢
衛:是老閣主啊
      藺公子 你說什麼 什麼失望
      是老閣主親口對我說    冰續草可以調理少帥體內的寒症
      你是不是不會用啊?
黎:是啊
衛:如果你不會用的話
      就算老閣主雲遊在外   我也一樣能把他找回來
藺:我爹什麼時候跟你說的 這個冰續草的事啊
衛:就是那年 
      我奉命陪老閣主出海尋遊  我倆在甲板上 他喝了一點兒酒
      然後聊起來 說在瑯琊書庫中曾有記載  說冰續草可以治癒火寒毒
      但他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又不認了  非說酒後胡言
藺:也許就是酒後胡言呢
黎:這怎麼可能呢   我曾經在瑯琊閣的書庫裏見過
      真的有那麼一本書   而且書上確實有記載 
      上面還有圖呢 跟它一模一樣的
藺:你什麼時候在瑯琊閣書庫看過
黎:我 我 我
藺:書上的確是有記載
      可既然有這麼一種奇藥  能夠治小殊的病
      為什麼這麼多年   我從來不對你們說   讓你們去找呢
衛:你說的這些我都想過   但古籍上確有記載
      冰續草長於毒澤絕域  常常有人終其一生 送掉性命   也難找到一株
      我想 也許是少帥   不想讓我們為他去涉險
      所以才不准你們告訴我
藺:你還真會猜啊
      他不讓說我們就不說呀
      你以為我爹和我   像你們這群人一樣 啊?
      他說什麼就做什麼  乖乖聽他吩咐啊
衛:藺公子..
藺:我還沒說完 之所以不說   是因為說了也沒用
      既然說了也沒用  何必說出來讓你們心裡邊掛念呢
三:這 這怎麼會沒用呢   確實治好過的呀
藺:唉呀~ 是治好了   可你們知道怎麼治的嗎
衛:我.. 我不知道  可我想你們肯定知道啊
藺:好 你們聽清楚了   療法是記在另外一本書裏的
      你看那本書沒用   需要十位功力精熟 和氣血充沛之人
      與之換血 換血之後  病人可以康復
      但這十個人過程當中不僅痛苦   而且最終會血枯而亡
      簡單地說吧 拿冰續草救人  就是十命換一命
黎:那我們可以..
甄:我來~
衛:我
藺:不用跟我說你們願意  
      要想找十個願意給長蘇獻上性命的人  一點兒都不難
      可你們想過沒有 長蘇願意嗎
黎:那藺公子.. 能否暗中?
藺:不能! 你就知道暗中
      雙方必須得保持絕對的專注和清醒   任何一方不能有所猶疑
      甚至可以說  是病者主動吸走這十個人的氣血
      你們都是最了解長蘇的人   讓他這麼幹 還不如把他殺了算了
      百年前被治好火寒毒的那個人 就是拿走了十個  甘心情願給他的性命
      他是活了下來  但他卻丟了心中的道義
      性命和道義 得此就會失彼
      長蘇會選擇哪一邊   你們自然清楚
衛:為什麼  為什麼只想著自己性命的人能活
      而心中有情有義的人卻要死呢
      上天做出這樣的選擇太殘酷了
      難道時間就沒有公平二字嗎
蘇:怎麼沒有公平?
      在世人的眼中 生死是天大的事
      可是世間之大 茫茫萬劫
      眾生的公平  又豈是一個人能活多長所決定的呢
      百年前的那個人 是活了下來  可他失去的 
      難道不是比性命更緊要的東西嗎
藺:嗬嗬~ 聽聽這論調 啊? 都快參悟成佛了 
      你們要真是懂得他的心思  就趕緊忘了這個事情吧
      他再這般感悟下去  人還沒死 他就先去出家去了

- 藺流熬藥 -

藺:第三個罐子
        ..
      小爐子
       ..
      碾碎
       ..(拿起往嘴裡送)
藺:不能吃~ 碾碎  越碎越好
藺:飛流~再過一陣子  我們就能離開這兒了
流:廊州?
藺:也許廊州 也許琅琊山  你更喜歡哪?
流:蘇哥哥 都好 
藺:是啊 只要能相聚 自然哪裡都好
      可世事無常 
      這裏已經不再是林殊的朝堂了
      地獄歸來 不可久留
      我想他心裡應該比誰都明白
      你說呢
流:.. 

流:(煽火中)多久?
藺:還要再熬兩個時辰
流:不是~ 多 久?
藺:哦 你是問我  我們還有多久離開京城是嗎
流:恩
藺:大概還需要兩三個月吧
      飛流~ 你知不知道再過一些天
      你蘇哥哥將要面臨一個大關口
流:啊?
藺:唉~  說起來我還真是有些擔心啊
      他現在有一口氣撐著也沒什麼  可如果過了這個坎兒
      他心裡這一口氣突然放下來   又會怎麼樣呢
      他一直不願意恢復林殊之名   何嘗不是因為對自己沒有信心呢
      算了 反正也快要死了
      又何必把林殊和梅長蘇攪在一起   讓大家疑慮呢
流:不死!
藺:小飛流   現在連你也不願意聽實話嗎
流:有你! 不死!

藺:看來還是我們小飛流相信藺晨哥哥呀
      你說的沒錯 有我在 不死!
流:😊
藺:... ..






- 蜜月計劃 - 

藺流盯蘇 蘇盯書 然後..


蘇:又想說什麼呀
藺:金殿呈冤那天 .. 我本來很擔心 擔心你宿願達成 
      一口氣鬆下來  人就不行了
蘇:我這十三年來 每前行一步
      心裡的這口氣都會鬆一點兒
      走到這最後一刻   也只不過是想親眼看看 了個心願罷了
      既然這結果都已經在掌握之中
      這口氣 鬆與不鬆又有什麼區別呢
藺:你少來這一套  我還不知道你呀
蘇:你知道我什麼呀
藺:你穩得住  並非真的你心境平和
      而是因為你心裡這口氣   根本就沒有真的鬆下來  
      對不對? 

      你心裡害怕
      你害怕大家正在高興的時候  自己突然撐不住了
      一下子喜事變喪事   讓大家心裡難過 
      是不是?
      所以你心裡想 無論如何   也要再多支撐幾個月
      哪怕是幾天 也總比剛一翻案人就死了 要強
蘇:我不是信不過你的醫術
藺:既然不是 那就相信我  不要給自己設限
      也不要再去想究竟能支撐五個月還是十個月的問題
      你只要盡力 我也盡力
      可好?
蘇:好~   想必你已經計劃好了

藺:沒錯 我已經想好了
      我們先去霍州撫仙湖 品仙露茶
      住兩天 繞到秦大師那兒 去吃素齋   修身養性半個月
      我們沿沱江走 遊小靈峽   那座山上有佛光 
      我們在那守個十來天   一定能看得到
      再接著 我們去鳳棲溝  帶著飛流去看猴子

      正好 未名 朱砂和慶林  我們很久也沒有見面了  順道我們去拜訪拜訪
      頂針婆婆的辣花生   你不是最喜歡吃嗎
      回琅琊山之前  我們先去拿兩壇子
      然後呢 我們..
蘇:行了 行了 照你這種走法   回到琅琊山 大半年都過去了
藺:大半年又怎麼了  你把時日算的這麼清楚   又有何益呢? 
      你信我  我們就這麼走  能不能最終走回琅琊山
      這也完全不是需要你考慮的問題
      不是嗎?
蘇:那好吧
      我就把自己託付給你了

      等祭典完了之後 咱們就出發  /江湖骗纸/藺:那咱們可一言為定!

甄:那既然過幾日就要走了   我去準備一下
蘇:準備什麼呀  是我去又不是你去
      就算你跟黎綱 沒有什麼親人牽掛  也不想官復原職 拿朝廷的賞賜
      你們也不用總跟著我吧   江左盟還有一堆事呢
      你們都不管了?還要我去管?
      這次我就帶飛流去   你們都回廊州吧
甄:宗主 飛流還是個孩子   他可不會照顧人
蘇:不是還有藺晨嗎
甄:藺少閣主可不是那塊料   您不照顧他就不錯了
藺:欸!人在這站著呢 說誰呢!
甄:宗主 反正黎綱和我您得帶一個
      出門在外 只帶一個孩子
      還一個沒正經的 我們死也不願意
藺:你想什麼呢 他是你們的宗主  讓你們回江左盟你們就回去 
      還敢抗命 還想跟著我們出去玩  美死你們了
      不光門沒有 窗戶也沒有  
      老老實實滾回你們的廊州 給盟裡幹活去 
      如果真要說有人跟著   那也得是宮羽姑娘
      她去才是理所應當的
蘇:你胡說什麼呢 
藺:兩全其美啊 他們嫌我不正經   沒人跟著呢 又死都不願意
      你們盟裡這麼多事情  他們兩個也確實走不開
      所以說 宮羽姑娘跟著最合適
蘇:你別胡鬧了 真要帶一個
      人選多的是 跟一個姑娘 多不方便
藺:女孩子細心嘛
      好啦 你就當作是帶了一個丫頭
      欸 你這種少爺出身的人可別告訴我  你沒有使喚過丫頭
蘇:你別聽他的啊 不許跟宮羽亂說
藺:真是不解風情 唉~ 
      飛流~馬上就要跟你蘇哥哥出門去玩了
      高興不高興?
流:恩!
藺:還有藺晨哥哥呢~
流:(搖頭)
藺:你個小沒良心的




- 金陵城最任性的少年 -


蘇:如今國難當頭  主帥一職只有我能勝任
      我必須去
藺:馬上進入冬季 戰場又在北方
      你勉強要去 你又能撐幾天
蘇:三個月 
      我知道 衛崢帶來的冰續草不能久存
      你把他製成冰續丹了 是嗎 
藺:製成丹藥又如何    誰說我要給你用了
蘇:我知道 以你的醫術   我根本用不著冰續丹
      如果沒有這場危局   或許我可以安穩的拖過半年
      一年 甚至更長時間
藺:不是或許! 是可以!
      我知道我可以!
      長蘇..舊案已經昭雪  你加給自己的這些重擔應該卸下了
      這個時候考慮一下自己不過分吧
      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情 一樁樁一件件  豈是你一人之力所能盡擔的
      為什麼?  為什麼你總是在最不應該放棄的時候偏要放棄!
蘇:這不是放棄 而是選擇
      我已經當了整整十三年的梅長蘇了
      如果到最後 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結局  回到北境 回到戰場
      那對我來說是一件幸事
藺:我不認識林殊
      我千方百計讓他活下來的那個朋友  不是林殊
      你自己也說過了 林殊早就死了   為了讓一個死人復活三個月
      你要終結掉梅長蘇嗎
蘇:梅長蘇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可是林殊還有他的職責
      如今北境烽火正熾 朝中無將  作為林氏後人 我豈能坐視不理
      既然你們千辛萬苦的找到了冰續草
      就許我三個月吧
藺:那三個月之後呢
蘇:三個月之內 我必定可以平定此亂  重筑北境防線 此戰之後
      景琰可以重新整飭北境軍  大梁的軍力一定可以恢復到鼎盛時期
藺:我是說你! 三個月之後你呢!
      這冰續丹一旦服下去  是可以以藥效激發體力
      但同時也是毫無挽回餘地的  絕命毒藥!
      三個月之期一到 就是大羅神仙  也難多留你一日!
蘇:那又怎樣! 我畢竟是林殊
      雖然十三年過去了  可我還是赤焰軍的少帥林殊!
      我要回去 回到赤焰軍當年的戰場
      我要回去 那才是屬於我的地方!
藺:好 選擇也罷 放棄也好  這都是你的決定
      隨便吧 /反正我从来都说不过你/
蘇:你去哪裡?
藺:朝廷的募兵處應該還沒有關門吧
      我先去報個名 
      長蘇 我答應過你要陪你走到最後一日
      你雖失信 我卻不能食言
      等有了軍職 請梅將軍收我當個親兵吧
蘇:你總說你不認識林殊   
      我相信你在認識他之後 一定不會失望的

藺:...




-



评论
热度(55)
  1. 喜欢琅琊榜诗与蔺苏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