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琅琊榜同人】如梦之梦第一篇:萧景琰篇

养草为兰草:

如梦之梦根本没看懂,但越不懂就越是止不住地想……到底哪个故事是真哪个是梦,到底谁在谁的梦境?
于是就有了一篇。这是一个短篇的集子,有多少篇我也不知道。

-----------------------------------

萧景琰篇


萧景琰猛得睁开眼睛,惊慌失措地从榻上跳了起来,他咽了口唾液,不是苦的,感受了一下身体,也不是痛的,平复了一下悲痛的心情,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这是太子殿下的书房,大概因为殿下睡着了一个下人也没有,房间里很安静,兵部改革的折子还静静地躺在书案上,刚翻开了两页,原来是午后看折子时睡着了,看时辰才不过睡了一刻钟。

“小殊!”萧景琰突然大叫一声,刚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紧张地冲了出去,骑马飞快地来到苏宅。


黎纲见太子闯了进来,根本来不及进去通报,只得前面“带路”,一进客厅就赶紧通报:“宗主,太子殿下到了。”


午后的阳光斜射入苏宅的前厅,暖洋洋的,梅长苏正慵懒地靠坐着,飞流趴在他的腿上,蔺晨在他们面前兴高采烈地走来走去,正说的眉飞色舞:“我们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两天绕到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那儿山上有佛光……”

梅长苏看到景琰:“景琰来啦,有什么事吗?”

萧景琰看到梅长苏,才真的放下心来,顿时有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之感,他长出一口气,轻松下来:“没事,就是来看看你。”他坐在梅长苏旁边,自己倒着茶,“你们继续。”

梅长苏打量了他一番:“看这满头大汗的,我还以为有什么急事呢,黎纲,取水来,给殿下擦把脸。”

黎纲领命而去,梅长苏才对蔺晨道:“继续~”

蔺晨一合扇子,也坐了下来,正坐在长苏对面,“太子殿下正好来了,你现在就跟他说,明天我们收拾一下就出发。”

梅长苏看着擦脸的萧景琰,关切地问道:“景琰,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让蔺晨给你诊一诊?”

萧景琰擦好,才道:“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转而又问,“你们要回去了?京城的事太杂太乱,山青水秀的地方才适合休养。我看蔺公子已经安排妥当,有他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

“景琰?……”梅长苏瞪目结舌,没想到萧景琰会这么说,原以为劝服他要狠费一番口舌呢。

景琰以为长苏误会他不愿意他留在京城,赶紧解释:“我是觉得你这些年太累了,应该出去放松一下。怎么,你不愿意?当然,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想留下来,我也能好好照顾你。”

长苏笑道:“我是觉得,你答应的太快了,快的让我反应不过来,哈哈~”


“小殊。”

“嗯?”

“我刚才趴在书案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了?”


一定是个有意思的梦啊,萧景琰这么急的飞奔过来,就是为了讲述这个梦吧。要出去倒水的黎纲听到这事也不走了,甄平也凑了过来,梅长苏、蔺晨和飞流三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萧景琰,萧景琰咧嘴一笑:“都说梦是反的嘛,果然,哈哈!”

“你这也卖关子呀,快讲!”梅长苏急了。

“小殊,我梦见……梦见你……死了。”

梅长苏:“……”

“所以我才急着赶过来,看到你若无其事在这儿聊天,我就放心了。梦果然是反的!”

飞流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了水牛的梦,咒苏哥哥死?!他愤怒地抓起旁边的砚台:“坏梦!坏梦!”

飞流当然记得苏哥哥说这个人不能伤害,所以砚台砸的方向其实是偏的,擦着萧景琰的身子而过,落到他身边的案几上,又被案几弹起,碰飞了案几上的茶壶,茶壶飞起,碰倒了旁边的茶盏,斜落下来又砸中了旁边插花的白瓷花瓶,花瓶破碎,里面的花顿时四处散落开来,一时间砰砰啪啪好不热闹,吉婶听到响声,跑进来看到一片狼藉,忙双手合拾,念叨着:“碎、碎碎平安,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不知道是谁先笑起来,立刻带动的大家都哈哈大笑、仰头大笑、捧腹大笔起来,长苏笑的都快滚到了地上。


萧景琰直呆到吃了晚饭才回去,回想起梦中的情形,心还是会砰砰直跳,身子也禁不住的发抖,幸好只是个梦。

他记得长苏和他说过,不要再做回林殊了,当时他还不乐意,而在他的梦中,长苏也如今天这样,本来要和蔺晨一起去游山玩水了,没想到他们出发之日,朝廷得到快马急报:大渝兴兵十万越境突袭,衮州失守,紧接着东海水师侵扰临海诸州、北燕铁骑五万突破阴山口、夜秦叛乱……梅长苏也不走了,非要做回林殊,以监军之职随军出征,他拗不过,只得同意了,梅长苏胸有成竹地以三月为期,说三月必打败大渝凯旋而归。结果三月之后,回来的只有一份阵亡名单……萧景琰颤抖着打开阵亡名单,震惊地看到最后一个名字,就好像腹内有一个苦胆突然破裂,极苦的胆汁沿着骨髓、顺着血液流入四肢百骸,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苦不痛,就是在这样难以承受的极限痛苦之中,他被痛醒了。醒来之后,那种痛苦似乎还没有消失,但仔细去感觉,又分明不存在。萧景琰从梦中回过神来,才急急地去了苏宅。


梦境太真实,太深刻了,梦中每一个细节萧景琰都难以忘记,尤其是出发之前那晚,他和林殊在城头话别,林殊微笑着许诺说他一定会回来,他会回来看萧景琰如何治理出一个盛世大梁……那个诀别的笑容,萧景琰一辈都忘不了!

梦醒之后,萧景琰再也不想他做回林殊了,梅长苏就很好。

第二天,萧景琰依依不舍地把梅长苏送走了。


N年后。

御书房。

“蒙挚,小殊走了几年了。”

“三年了,皇上。”

“小殊走的时候,不是说过个三年五载的就来看我吗?”

“他说过这话?臣……臣脑子不好使,不记得了……”

“琅琊阁还没他的消息吗?”

“没有,皇上。”

“一有他的消息,无论什么情况,都必须马上告诉我。”

“是,皇上。”


本篇完

评论
热度(48)
  1. 喜欢琅琊榜养草为兰草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