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这可是飞流很喜欢的一种休息方式:伏在苏哥哥的膝上,拨弄着他裘衣的软毛玩。

来自 http://www.duitang.com/blog/?id=498685325

剧中的这段跟小说的有些不同。小说里解释了“毒蛇”的来源,略略地提起了梅长苏与蔺晨教育小孩的滑稽方式,飞流和梅长苏讨论庭生礼物的可爱对话也有点不一样。不过只要是琅琊榜,剧和书我都一样喜欢。


-----分割线-----

书里的这段:

梅长苏送客的路,走了足足两刻钟才走到门口。誉王在上轿之前,还刻意将他从门槛内拉了出来,亲切地抚肩叮嘱:“先生身体不好,快别站在这风口上了。”

梅长苏看他一眼,心中暗道,我明明是躲在里面被你拉出来的,装什么好人,但脸上却带着笑容答道:“此处确是风寒,殿下也快请上轿吧,恕苏某不能远送。”

誉王在这街前门外表演完了主从和睦的一幕,已是心满意足,带着雪粒的冷风吹在脸上又的确不能算舒服,当下不再多客套,回身钻进了轿中。 

轿帘刚刚放下,梅长苏就回身进了院门,快步走入影壁之内,象是想要吐尽什么瘴气似的一连深深吐纳了几次。 

“苏哥哥……”

转头一看,飞流歪着头站在一旁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关切之色。 

“没什么事,”唇边溢出自然而然的笑意,拉过了少年的手,“刚才陪毒蛇玩了一会儿,玩到后来,居然不小心恶心起来了……”

“毒蛇?!”飞流立时警觉,视线迅速四处搜寻,想要把那条毒蛇找出来。 

“已经爬出去了,”梅长苏忍不住笑了起来,“没关系,那条蛇苏哥哥认识很久了,知道他哪里有毒,不会被咬到的。”

“不准咬!”

“对啊,有我们飞流在,谁敢咬我?”梅长苏揉着少年的头,语声渐渐又转为低沉,“再说......苏哥哥自 己......现在也已经变成是条毒蛇了......”

飞流皱起了两道秀气的眉毛,虽然他听不懂梅长苏话中之意,但却能感受到其间的淡淡悲哀,立即靠了过来,用力摇着头:“不是!”

“不是毒蛇?那是什么?”梅长苏知道自己的情绪波动影响了飞流,忙定了定神,笑道,“是毒蜘蛛?毒蜥蝎?还是毒蝎子?”

飞流被逗得大急,绷着俊秀的面庞叫道:“都不是!”

梅长苏呵呵笑着拍拍少年的后背安抚,“好啦好啦,都不是......我们回屋去吧,明天,飞流要陪苏哥哥出门哦。”


飞流点着头,“嗯!温泉!”

“不是的,不是去温泉,”梅长苏毫不奇怪飞流怎么会听到温泉这个地方,笑着抚去他头顶的碎雪,“你还没把那个木雕的小鹰弄丢吧?我们明天要去看庭生哦。”

自从宣布要去看庭生后,飞流就停止了今天边玩边练功的活动,在每个房间里认真地找着。和所有小男孩一 样,飞流也是个很不会收拾东西的人,就算再喜欢的小玩意儿,多玩两天,也仍然会不知不觉消失到异次元空间去。按以前的经验,找不到的东西就不用再找了,因为过 不了多久它自己又会莫名其妙地从某个角落里冒出来。可是这次不一样,就算飞流智力有损,他也知道自己不久前刚刚搬过家,不见了的那只小鹰自己从新家冒出来的可能性基本没有,所以还是要亲自动手找上一找。 

“飞流,吃饭了哦。”

“不吃!”

“飞流啊,丢了就丢了吧,饭还是要吃的。庭生明天又不一定会问你这只小鹰,就算他问,你也不用真的告诉他弄丢了啊?忘了蔺晨哥哥是怎么教你的吗?不会说谎的小孩不是好小孩......”

飞流恼羞成怒:“还不会!”

“还没学会啊?”梅长苏忍着笑柔声安慰,“没关系,慢慢学嘛。我们飞流最聪明了,那么难的武功都学的会,怎么可能学不会撒谎。放心,如果蔺晨哥哥嘲笑你的话,苏哥哥帮你打他。”

如果萧景睿此刻在场,他一定会为江左盟这种教育小孩的方式而抗议的!可惜他不在,所以飞流丝毫不觉得自己接受的教育有什么不对。只是想起蔺晨哥哥那副嘲笑的嘴脸,有些郁闷地板起了脸。

“快来吃饭了,”梅长苏走过去将少年拉回了房中,“有专门给你买的三黄鸡。来,先吃两个鸡腿。要不这样吧,明天你也带一件礼物送给庭生,不就扯平了吗?”

飞流嘴里叼着鸡腿,眼睛一亮:“西莫(什么)?”

“送什么啊?我想想......”梅长苏托着下巴,“应该是要送你最喜欢的给他吧......”

“不行!”

“为什么不行?”

“苏哥哥!”

“你最喜欢的是苏哥哥啊?那当然不能送了......”梅长苏一笑,“那送那件金丝背心好不好?”

“不行!”

“为什么又不行?”

“不喜欢。”

“你不喜欢那件金丝背心啊?”梅长苏抿住嘴角快掩不住的笑意,“可是飞流,你不喜欢那件背心是因为你武功高,不需要穿它来护体,所以才一直压箱底。可是庭生不一样啊,他年纪小,武功低,如果被人欺负,穿着那件背心人家打他就不痛了,他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

飞流眨眨眼睛认真地想了一下,但对于梅长苏的话他向来是只信不疑的,所以很快就点了点头。 

“那件背心就放在你床下面中间那个箱子里,晚上睡觉前把它翻出来,明天不要忘记带哦。”

“嗯!”

解决了礼物问题,飞流的烦恼一下子就没有了,生长期的少年胃口好,满桌的饭菜他一个人就吃了十之七八,等他放下碗时,梅长苏早已在一旁看了好几页书。

屋里的火盆烧得很旺,飞流脸色红扑扑的,脱去了外衣,只穿一件夹衫走过来,伏在梅长苏的膝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他裘衣的软毛玩。这是飞流很喜欢的一种休息方式。


评论(2)
热度(46)
  1. 存图用爱滴方式 转载了此图片
    梅长苏,你就是毒蝎子呀(下一世)
  2. 爱滴方式喜欢琅琊榜 转载了此图片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