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再相见系列(17)----喂药

斯维缇:

  自从那次九死一生,梅长苏的身体倒是与常人无异了,从此脱离了药罐子。但是,最近飞流却染上了风寒,怕是这入了冬之后还穿的那么单薄的往外跑,梅长苏都拉不住。

  不过梅长苏也知道,现在飞流出去玩才是真的开心。毕竟之前他每次出去,都要担心回来的时候,苏哥哥还在不在,是不是...还活着。

  梅长苏看着躺在床上发着高烧的飞流,摇头,想着过两日飞流好了,可得给他做几件超级厚实的衣服才行。看着房间里的烛光,梅长苏的思绪渐渐地飘远了。


  记得以前刚捡飞流回来的时候,因为飞流伤重,蔺晨每天都会拿各种汤药給飞流喝。飞流当然不喜欢,每次听到蔺晨的脚步声都事先躲起来。逼的蔺晨每次拿药给飞流的时候,都要用轻功端药,无声无息地进门,把飞流死死堵在房间里。
  可那还不算完。每次飞流都是上蹿下跳躲避蔺晨的魔爪,然后...蔺少阁主就不信邪了,嘿,臭小子不信我抓不到你。也跟着上蹿下跳起来。
  然后,在给飞流灌进去药之后,蔺晨往往一身白衣变黑衣。不是满脸的灰,就是打翻了墨水或汤药,要不就是掀翻了桌子,脚趾撞到桌角直咧嘴。
  端着空碗从飞流的房间走出来,嘴里还嘟囔着“小没良心的。”吉婶每次都是端着一碗粉子蛋,看着屋里的鸡飞狗跳,摇头叹气的看着蔺晨。而当事人只是美其名曰,喂小飞流喝药太费神,要吃粉子蛋恢复元气→_→之后第二天再次想方设法让飞流喝药,一天天这么循环下去。
  那时候,梅长苏的身体还不能行动自如,大多时间都被禁足在房间里睡觉。毕竟这碎骨重生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经历都是不小的。
  这日他还是在房间里昏昏欲睡,晏大夫来给他把脉,梅长苏这玲珑心,自从晏大夫进门开始就发现他满脸菜色。
  “晏大夫,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好,不舒服么?”
  “怎么会,别想砸老夫的招牌!”晏大夫顿了顿,继而抽吧着脸说“这不是让飞流和蔺晨给闹的嘛!”
  “哦?”梅长苏饶有兴趣听听这位老人家的烦恼,他放下了已然把完脉的袖子。
  “这飞流,伤势过重,虽然现在以无大碍,但是药还是一时半会儿不能断的。偏偏这孩子怕苦,每天蔺晨都想方设法去喂药,这两人,把院子里搞的乌烟瘴气的,老朽我头发都白了好多。”
  梅长苏抬头看看晏大夫早已雪白的头发,以及...自己床边放着的味道奇怪的药碗默不作声...。
  

  次日,梅长苏心想,自己这跟病人复健一样,稍微走动走动也是好的,便吩咐黎刚准备了些糖果,等他身子有些气力就去看看飞流。可不想,人和人的相遇总是那么奇妙。

  这天,又到了飞流喝药的时辰了,梅长苏听着院子里鸡飞狗跳的声音勾起了嘴角。看来自己这位好友也有招架不住的时候。

  似乎...是混乱中打碎了药碗,想着蒙古大夫怕是要发飙了,可是却没有听到蔺晨抓狂的声音。

  似乎...是蔺晨又拿出了一大罐子早已熬好的药,看来他早有准备。

  似乎...飞流逃开了,感觉屋顶上的瓦块在劈啪作响,听到蔺晨大喝一声“小飞流,站住!”声音就远去了。

  梅长苏笑着摇头,这两个人都不让人省心。

  过了片刻,突然,梅长苏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小身影鬼鬼祟祟地提防着外面的人躲了进来。一个回头,看见塌上含笑看着他的人,吓的一个激灵。怕是只想着找个空房间躲,没想到里面还有人,而且这人就是那时候笑着和他说话,让他唤他苏哥哥的那个人。

  “苏..哥哥。”飞流撅撅小嘴脆生生地说道。

  梅长苏楞了楞,没想到,这孩子还记得自己。自己这副身躯自上次见面后几乎就再没见过他了,长的高了些,俊了些。

  梅长苏摆摆手,让飞流过去。飞流嬉笑着跑向梅长苏。不知怎的,他就是喜欢苏哥哥,总觉得他笑起来真的像阳光一样明亮。比蔺晨哥哥不知道好多岁。

  梅长苏让飞流躺在身边,自己则半坐着拍着他,哼着不知名的温柔的曲调,不知不觉地飞流就睡熟了。

  当蔺晨发现自己苦苦找了一下午却没找到的小没良心的居然跑到梅长苏这里来大睡特睡的时候,真是气得七窍生烟,本想把他揪起来好好收拾一番,却被梅长苏一个点心塞了满嘴,用眼神瞪他不准吵醒飞流。

  蔺晨用食指指着梅长苏,痛心疾首的表情用口型说:“你们真是大没良心,小没良心!”说着走了。

  不一会儿端了一碗汤药来,没好气地往桌子上一放,说:“既然这小没良心的这么喜欢你,那以后恶人就让你做了。”

  梅长苏笑着看蔺晨郁闷的背影远去,低头有耐心地看着飞流的睡颜,等他醒来。


  “飞流啊,飞流想和苏哥哥一起出去玩吗?”在飞流醒后梅长苏问他。

  “嗯!”飞流重重地点头。

  “那你看,我们飞流现在不喝药,而苏哥哥每天都乖乖喝药。等苏哥哥病好了,我们飞流却不能出去了,怎么办?”

  飞流歪着脑袋冥思苦想的样子逗笑了梅长苏。

  “飞流,你每天都乖乖喝药,苏哥哥病好了就带你出去玩。怎么样?”梅长苏和他商量。

  飞流小包子脸有些纠结,之后他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端起药碗皱着眉一口气喝下。放下药碗的时候,梅长苏看见他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觉好笑,真的有那么怕苦啊。

  他把飞流搂过来,拍拍他的脑袋说:“飞流真乖。”顺便把黎刚早就准备好的糖果拿了一颗塞进了他的嘴里。

  尝到甜味的飞流皱着的脸终于露出了笑容。在那之后,每天飞流要喝药的时候,都往梅长苏的房间跑,梅长苏也总是吩咐黎刚去买甜的东西。到后来,飞流可以不用喝药了,他每天到集市上去买各种的糖果,回来都给梅长苏,说是让他喝药的时候吃。


  听见飞流睡得不安稳的呓语,梅长苏回过神来帮飞流掖了掖被角,余光瞥见桌子上空空的药碗和旁边各式各样的糖果,勾起了嘴角:虽然时光在变换,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永恒的。

———————————小段子完————————

看到有亲在求更新,我就默默地又更了一篇⁄(⁄ ⁄•⁄ω⁄•⁄ ⁄)⁄

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看嘞。

看文愉快~

撑着眼皮更完文的我滚去碎觉啦(~﹃~)~zZ

晚安~亲们~     

评论
热度(62)
  1. 喜欢琅琊榜斯维缇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