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脑洞三再续

陌语微澜:

傍晚,雪后的冰凉浸透了金陵的每一处,白日里阴阴沉沉的天际现在已经完全染成墨色,被暴风雪压抑了一整天的金陵此时倒释放出几分清爽来。

 

 

 

苏宅昏睡了好几日的病人在这个晚上终于悠悠转醒。

 

 

 

梅长苏慢慢睁开眼睛,虽然脑子仍有些昏沉,意识却是清楚明白,就如他能明明白白的确定自己眼前仍是连成一片的暗,看不见任何东西一样。

 

 

 

梅长苏在心底嗤笑一声,脸上却是平静如常。他获救后陷在浑浑噩噩中许久,但也总还有那么些零星的清醒,隐隐已经察觉到自己瞎了。这也没什么,他本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残破之躯,如今一双眼睛能解决掉夏江这个景琰上位最大的阻碍,倒也很值得。

 

 

 

这么想着,他的表情又平静淡漠了几分,只是景琰……这件事情无论如何要瞒住他。

 

 

 

耳边可以听到许多人的声音,梅长苏伸手凭着感觉摸了摸飞流的头,笑着安慰他苏哥哥没事。很快,他判断出有人小跑着去请晏大夫,那是黎纲,他的声音远了。有人坐在他床边,这应该是甄平了,他刚刚又叫了自己一声,语气怪怪的,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吧,甄平一向敏锐。

 

 

 

梅长苏轻轻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有些失落,又有些好笑。他只是觉得好不容易醒了,却是这个样子,大概要把自己的两个得力下属再吓上一吓,还有晏大夫,怕是又要被惨惨的骂上一顿了。

 

 

 

自嘲的想着,梅长苏还是缓缓的,有些费力的吩咐,“甄平,这几天如果靖王殿下来探病,你一定要拦住他。”

 

 

 

“宗主……”

 

 

 

脑子一阵发晕,梅长苏没有听出属下的声音里透着的惊讶和焦急,他轻轻喘息着,将声音一点一点挤出来,“我……看不见了……别让靖王知道……”

 

 

 

一阵压抑的沉默,甄平满心痛惜焦急,却不敢冒然答话,转目看向床边坐着的另一个人,却见来了许久的靖王殿下亦是满面震惊和沉痛,死死盯着自家宗主,完全注意不到旁人。

 

 

 

梅长苏昏昏沉沉的靠在床上感觉到不对,他想开口问,可一张嘴就抑制不住的咳起来,胸口闷痛不已,难受的厉害。

 

 

 

“宗主!”

 

 

 

梅长苏终于又听见了自家属下的声音,然后有人扶他起来,给他拍背顺气,又喂他喝了水。

 

 

 

“好些了吗?”等他平息下来,有个新的声音问他。

 

 

 

这一声如惊雷在耳边炸响,让梅长苏面色一瞬间更见惨白,这是他熟悉的声音,十三年前,这个声音与他朝夕相伴,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和兄弟,十三年后,这个声音也常常听见,只是他早已面目全非,一切都不复从前。此刻眼前黑暗绵绵,他远不如往日里警醒,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位靖王殿下。

 

 

 

梅长苏低头无言,靖王便也不说话,只是扶人躺回床上。

 

 

 

从悬镜司出来,萧景琰到苏宅亲耳确认晏大夫说梅长苏乌金之毒已解,今晚就会醒,他便等在这里,想等人醒来亲口致歉。可是现在他什么都不必说了,只留沉沉悔痛梗满心头。

 

 

 

苏先生看不见了,可是这个人醒来察觉时,最先做的却是吩咐属下挡住自己。萧景琰记得梅长苏刚刚转醒后的表情,从迷茫到了然,从始至终都是那般平静,透着漠然的平静,让他无端觉得不安,所以他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惊喜出声,只是一直静静凝视床上的病人,直到他亲口说他看不见了。

 

 

 

萧景琰在那一刻除了震惊和难过,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甚至在一瞬间想要不要就这么起身离去,不让梅长苏知道自己来过,就让一切都顺着他的意愿来,是不是这样,这人就能好过一些。

 

 

 

“谋大事者须懂得割舍……”密道里,苏先生的这句话将他彻底激怒,可是此刻这句话回响在耳畔,靖王才真正明白梅长苏让他割舍的是什么……

 

 

 

萧景琰,你何德何能,让苏先生如此相待!

 

 

 

屋里又是一阵压抑的沉默。萧景琰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上眼前之人那双失去了焦距和神采的眼睛,他的一切语言都变得无力和苍白。梅长苏不说话却是因为在心底懊恼自己没有察觉到坐在床边的是靖王,这个时候他才模模糊糊想起来之前自己吃药的时候身边好像就有靖王的声音。

 

 

 

这两个人不说话,甄平面上心上都为自家宗主的眼睛着急难过,可是他小心翼翼的左右看了看,很努力的想张嘴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但最后还是没有敢开口,只在心里默念黎纲快些把晏大夫请过来。

 

 

 

好在没等多久,老人家就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照例是吹胡子瞪眼的在床边坐下来抓了病人的手诊脉。

 

 

 

甄平这才发泄般出声急道,“晏大夫,宗主的眼睛看不见了。您不是说毒已经解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一旁的靖王没有说话,但也将灼灼目光放在了老大夫身上。

 

 

 

晏大夫诊了脉,又认真翻看了一下病人的眼睛,这才重重地哼了一声,梅长苏能够听出来这声音里的七分怜惜和三分愤怒,连忙反射性的关紧耳朵,露出一个歉意讨好的笑容来。

 

 

 

果然,老大夫气呼呼的道,“毒是解了!不过这乌金丸是烈性的毒药,总会给人带来些伤损。他眼睛被伤到了,暂时失明,这段时间配合治疗,乖乖听话,少思少虑,专心修养,总还是能看见的。”

 

 

 

这话一出,一众人到底松了口气。

 

 

 

萧景琰十分诚挚的追问,“晏大夫,要如何治疗。苏先生要多久才能看见。”

 

 

 

“这就要看他了。”老大夫没好气道,“疗法倒是不难,按时吃药针灸,坚持一月即可。不过这过程最忌操心思虑,他会看不见固然是乌金丸的原因,可也有他自己损耗太过,身体透支的缘由在。他若不听话,老夫也不能保证他最后还能看见。哼,这小子如果愿意做瞎子,尽管让他不听话试试。”话虽如此,晏大夫的话里还是透着满满的疼惜。

 

 

 

梅长苏躺着面露苦笑,却不敢反驳,只在乖乖在一边应着。 

 

 

 

萧景琰认真听晏大夫说完,才转头向床上的人道,“先生这段日子就听大夫的话好好养病。先生是为了我才遭此劫难,我理应照看先生康复,这段时间,先生千万别再管外面的事了。”

 

 

 

这话声音平和,梅长苏看不见,却能清晰读懂好友心中深深的歉意和愧疚,现在也没力气多说什么,便只应道,“多谢殿下,苏某一定好好养病。”

 

 

 

大概是不想让苏先生再劳神应对自己,靖王很快起身告辞,临走前认真打量了一眼床上的病人,只觉得梅长苏此刻双目无神,消瘦的面容便更显憔悴和倦怠,让人观之心酸。

 

 

 

萧景琰离开苏宅,裹着夜色策马离去,任由凉风吹走周身的暖意,与心底悔恨绞痛的冰凉连在一起。 

 


评论
热度(116)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