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琅琊榜】【蔺苏】梅宗主养成计划1

破旧旅馆三零五:

【琅琊榜】【蔺苏】梅宗主养成计划

BY Wimeael

简介:差不多就是林小殊在蔺少阁主手下一步步蜕变成梅长苏菊苣的故事√

      正剧风·蔺苏·结局我们苏苏就是不死·任性·看少阁主耍帅和犯贱·大部分甜饼·长·想到什么再说

 

     第一章·初遇

 

他初遇他时,是在一阵匆促的脚步声和吆喝声中,众人疾走间的随意一瞥,被药水浸透的纱布裹满了那人全身,除了鼻孔尚流出以供呼吸以外,就连眼睛都被遮盖于层纱之下,若不是他身上浓郁的药味,蔺晨隔着几米看都以为是个泥人。

又是哪个人来琅琊阁求医?怎么伤成这样了才送来?念想在他的脑中还没转到半圈,他就见到自己家老爷子着急忙慌地跑了出来,看都没看他这个逆子一眼,直迎着那人进了内院,在门关上的瞬间还飘出了些焦急的只言片语:“林少帅……”“林燮……”“梅先生……”“赤炎……”

“少阁主,这人是何等身份啊?竟能让老阁主都这么着急的出门来接……”站在蔺晨旁边的吓人不禁目瞪口呆,喃喃出声问道。

“大概是什么故人吧。”蔺晨回想了一下这几天自家老头子接到的传信,猜想这大概就是他开始连日准备药草的原因了。他随意地一摆手:“反正迟早知道,管他呢。”说罢便一个腾起,翻过了自家院墙,去折花去了。

这一晃就是一个月,蔺晨的话都换了好几波,屋里那人才终于在醒着的情况下见了蔺晨一面。经过这一个月,那人已经不像被抬进来时那么恐怖了,身上的药纱也比第一次见着时少了许多——至少可以看到眼睛了,但同时也把他的病症显露得更加彻底,毕竟遍布全身的白毛是遮挡不住的。

那人不动,蔺晨也没什么动作,只是将冬日里不知第几枝梅花插入了瓶里,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了那人旁边,声调微扬:“姓甚名谁,令尊何人?”他带着玩闹的意思直勾勾地看着那药纱人,却不想人根本不理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喂!问你话呢。”蔺晨不满地走到人眼前,刚想说点什么,却在与人对上视线时被狠狠瞪了回去。那眼中的凶煞之气像极了吃人的猛兽,但还没等蔺晨有所反应,他的老爷子就焦急忙慌地冲了进来,一把把他拉了起来,紧接着的就是那已经听了不知多少次的呵斥:“你又在胡闹些什么!”

“我连话都没说满三句,怎么就胡闹了?”蔺晨皱眉,看着老阁主护犊子一般的围在那药纱人周围转来转去,关寒问暖,好像那边才是他亲儿子一样:”小殊,没事吧?身体还好吗?“

见那人轻轻点头,蔺晨倚在旁边的柱子上凉凉地开口了:”原来你叫小殊啊,那你大概就是那个,赤焰叛军的,林殊林少帅吧?“

”住口!“”!!“老阁主和药纱人同时瞪向蔺晨,但当事者却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怎么,连个赤焰叛军都听不起,还想什么复仇啊,干脆放弃算了。“

”你……你怎么……“老阁主显示惊讶,后却立刻反应过来眼前人是在自己的指导下长大的蔺晨,于是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既然已经知道要你做什么了,那还不快过来坐下?你们俩好好见一见对方。“

”诶,我还没答应呢。“蔺晨瞥了两人一眼,退后一步道:”你们俩刚刚一个瞪我一个吼我,我帮谁也不帮你们呀。“

”!——你小子!“老阁主瞪圆了眼睛,蔺晨却一个跳跃翻过了墙:”我去找我家小飞流玩,你们爱瞪谁瞪谁,爱吼谁吼谁,最好互相瞪互相吼,双方一起发泄,绝了。“

然后这一玩又是一个月,蔺晨天天待在那个小破武堂里,陪着那个被他从山下捡来的孩子一板一眼的交起武功来。飞流骨骼清奇,短短半月就掌握了一身常人难以匹敌的轻功,天天跟着蔺晨山上山下到处乱跑,而蔺晨这家伙也甚不要脸,以一股带坏小孩的气势跟飞流青楼人家无所不翻,取别人家的花插自家的瓶,调戏别人家的姑娘让飞流背锅,闹得人生气跑走还乐呵呵地笑,到最后除了习武,人飞流都不愿再信他半句,但他还是照样天天追着飞流跑,一不留神就跑到了林殊在的院子外,他心念一动,对飞流喊道:”飞流,飞流!别跑了,我带你看个秘密!“

”不看!“”这次是真的,真正的秘密!“”不信!“”不信你就过来看看我有没有骗你。小声点,别一吵,被秘密发现了就看不了了。“

”真、真的?“飞流将信将疑地靠了过来,蔺晨比了一个嘘的手势,轻手轻脚地越过了那拦不住人的围墙,在屋外面对飞流说:”别被秘密发现了,秘密很凶,要瞪人的。“”嗯!“飞流听话地点点头,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好奇地四处张望,不一会两人便锁定了目标,一起向床的方向靠近了去。

”谁?!“在近到一定距离是,床上人突然大喝一声,眼睛猛得睁开,沙哑的声音下了飞流一跳,再慌张地看旁边,蔺晨的影子都不见了。

”我,我!“飞流一瘪嘴,知道自己又被蔺晨刷了,委屈地要哭了出来,他正想逃跑,床上人却又说话了,这次的语调俨然温柔了许多:”小朋友,你是谁,怎么在这?“

”看、看秘密!“飞流张口就把蔺晨的话给透了出来,没想到床上人却笑了:”秘密?我吗?“

”嗯!“飞流用力一点头,指了指自己:”飞流。“又指了指他:”秘密,名字。“

”你叫飞流?“对方眯了眯眼睛,有些艰难地笑着说道:”我的名字是梅长苏,叫我苏哥哥好不好?“

”诶,等等,不是林殊吗?怎么又变成梅长苏了?而且干嘛占我们家小飞流便宜,还苏哥哥。“蔺晨听着,忍不住从藏身的地方出来了,却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一个人。

梅长苏的药纱还未彻底拆下,但脸上的白毛都已脱落,只剩下一张因解毒而变了相貌的,虚弱的脸,手上的白毛尚未除净,正无力地搭在被褥上,虚弱不堪的样子正印证了蔺晨的猜想——对方的毒才解了一半,但勉强可以开口了。

不过这林殊也真算是个奇人,骨骼肿胀变形,挫骨削皮之后相貌反倒更是清秀了,毫无别人的违和之相,就是眼神与这形象不符,太过锐利,完全不像是个虚弱之人。蔺晨摸了摸下摆,正想着如何改造眼前的人,却被飞流一声气话打断了。

”骗子!“五岁的孩子一瘪嘴,委屈之色露于表面,手还扯扯床上人的衣袖,声音软糯:”苏哥哥……“

”诶,你小子……“蔺晨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小叛徒对他吐了吐舌头,佯装要用扇子去打他,在被飞流灵活地闪开后他一屁股就坐在了飞流刚刚的位置上,一手倚上床,一边挑眉问道:”现在愿意说了吗,上火先生?姓甚名谁,令尊何人。“

”你不都已经知道了吗?“床上人努力不动用舌头,只以气音吐字。

”那可不一样。这情报是我自己寻来的,而你作为客人,在我家做客却不报姓名,还用假名骗我徒儿,这关乎理解和信誉,和我知不知道无关。“蔺晨的话像是惊到了眼前人,他上下打量了蔺晨一遍,才道:”林殊,林燮之子。“

”我父亲可不认识林燮。“蔺晨把玩着手里的扇子,漫不经心地说道。

”家父曾以梅石楠为名行走江湖。“对方的语气中似乎有些不悦,但还是回答了这个不算问题的问题。

”很好,从现在起,你就叫梅长苏,要谁叫你林殊你有反应,你就得喝双份的苦药。“蔺晨手一撑地就翻了起来,双手环胸,有些傲气地说道:”还有你的情感,要改。话中情绪太重了。不过这可以慢慢来。“

”那你呢?“梅长苏努力让自己吐字清晰:”问人姓名却不自报,岂不更为失礼?“

”我?“蔺晨勾起嘴角,扇子”啪“的一声在胸前打开:”行不改名,坐不更姓,蔺晨是也!“

TBC


评论
热度(54)
  1. 喜欢琅琊榜破旧旅馆三零五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