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琅琊榜伪前传之山河破碎

编剧一枚:

第二回 解毒

蔺晨现在去梅长苏所在的小屋要鼓起些勇气。因为实在是不舒服。
四周封闭,晦暗无光。不知晨昏。
老阁主之前没有解过这么重的火寒毒,所以他只有试验着慢慢来。
他们暂时将家搬到了梅岭附近的桉山。万物相生相克,老阁主相信梅岭附近必有可以克制雪介虫的药材。
而梅长苏得闯过第一关虫毒才能有生的希望。
总体来说,梅长苏算是非常配合的病人。蔺晨端给他的药,无论多苦多味道多怪异,他都像毫无知觉似的努力吞咽。他现在还不能发声,惟一可以动的是眼睛和右手。
有一晚,老阁主的蟾毒用过了量,梅长苏出现剧烈的腹痛,满头大汗,唇色乌青,周围的空气像是进入不到他的嘴里似的。
梅长苏拳头紧握,这在他是少有的情况。
蔺晨一下子就慌了神。
老阁主只淡淡的说了句,慌什么,这是我为他专门配制的护心丹。有七味毒药,如果他连这关都闯不过,下面的也不用治了。
梅长苏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了。整个人无声颤抖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梅长苏腹痛袭过,整个人衰败的在床上躺着,像在大雨中飘落于地被碾压过的枯叶,单薄的,微微颤抖着。
蔺晨为他打开小窗,冷的空气涌进来。
月明星稀,乌雀绕枝。
梅长苏久久的注视着窗外,眼里有了一丝神采,人也安定下来。
从那之后,每当梅长苏闯过一次难关,蔺晨就会开一会小窗作为奖赏。
直到窗外的景色由冬雪转成秋桂。

那时候,梅长苏已经可以下床到小院里坐坐。他们也已经在桉山呆了大半年,老阁主盘算着将梅长苏带回琅琊山,正在准备着最后的药品。

老阁主的护心丹火候掌握的越来越纯熟,所以梅长苏现在的日子稍稍好过了些。
梅长苏身上的肿胀已除,五官看的渐渐分明。还是少年人的五官,却不是少年人的模样。
蔺晨觉得梅长苏看去像冰封的湖水,表面的安静下有无尽的忧怖焦灼,一日盛似一日。尤其是对着手上赤焰军环的时候。
他一向对老阁主的话顺从,只这一次,老阁主从他手上卸下赤焰手环的时候,颇费了些力气。
梅长苏沉默的抗争着,也是徒劳。
老阁主要走的时候,梅长苏挣扎着起身,在纸笺上写下两句话。
众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血色黄昏中,蔺晨将手中的长剑舞的杀气腾腾,铮铮长鸣。


那个时候,他的身上和脸上开始生出无数的白毛。
白毛渐长。 梅长苏就不爱去院子里了。
蔺晨为他买了件玄色刻丝灰鼠披风,暗纹里有华丽
的金银线。宽帽长袖。梅长苏第一次看到时,将衣服丢到了一边,就不再多看。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这衣服也太过繁复华丽。
长苏,你不认为这是件很好看的衣服吗?
蔺晨特地加重了,“好看”两个字的发音。
梅长苏看着他,没说话,不是不想,是不能。火寒毒影响了梅长苏的舌根。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蔺晨的说话的兴致。
我难得遇到一队南楚商队穿的这么雅致。可惜了这件衣服,穿在一个肥头大耳的人身上。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
蔺晨连用三个可惜也没能换回梅长苏的回头。
不过后来,梅长苏越来越经常的穿着那件衣服,即使是在院子里。
因为他身上的白毛越来越长,这件衣服实在是最为合适。

离开梅岭之前,蔺晨去和梅长苏沟通,要不要再回梅岭看看。因为他知道了梅长苏和老阁主的沟通结果,梅长苏选择了最凶险的一种解毒方案。

他有没说出来的话,他怕这是梅长苏的最后一次。

沟通的结果是梅长苏说如果他死了的话,就将他送回梅岭,和赤焰军的众位将士一样,天地为墓,青山埋骨。

如果他活下来,他就一定会再回梅岭,但绝不是眼前这幅残躯。

蔺晨在梅长苏的眼里看到了烈烈火光,那火光里有冲天的呐喊,有永夜一样深的冤屈。

他预料到了梅长苏的不同,却没想到,在未来的十年中,梅长苏一再打破他的预料。




评论
热度(14)
  1. 喜欢琅琊榜编剧一枚 转载了此文字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