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琅琊榜

喜欢琅琊榜。
无论是剧是书。都喜欢。

一本杂书引发的血案

清水:

非EG,无关CP。有琅琊阁日常。

甜的。


一、

纪王爷冤啊!

纪王不爱读书的糊涂人设天下皆知。何况他已经都知天命了,哪会对《金钗怨》这类闺怨小说感兴趣?

可嫡孙女确确实实在他私人书房的角落里,翻出了这本市井杂书,还拿来促狭她爷爷。

呜呜呜,王爷我晚节不保!

无奈,纪王爷许诺孙女两根冰糖葫芦做封口费。拉钩钩后,小孙女欢快地跑开了。

纪王爷垂头丧气地觑着这本杂书,拎起来翻了两页。到底是谁恶作剧放在他书房呢?

这是一本流俗传奇,大意是金枝玉叶爱上侍卫,门不当户不对爱而不得,满腔幽怨。什么“王生于墙外黯然神伤,公主于墙内嘤嘤而泣”“公主伏地垂泪:惟愿来世,再不生于帝王家。”看得纪王一身鸡皮疙瘩。

什么乱七八糟的!!

咦,还有批注?

什么“高墙难倒英雄汉”,什么“竖子无知,该揍则揍”,什么“相聚乃缘分,何必苦强求”,蝇头小字,狂草写就,落款是五陵少年。

 

五陵少年啊……

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是了。是他呀。

 

那年云淡风轻,纪王去林府找晋阳姐姐听琴。小殊犯了什么事,弄哭了小霓凰还是什么的,被林帅打了二十个板子,趴在床上养伤,看卫峥偷渡进来的杂书打发时间。那时小殊还小,做事不周全,书在枕头下露出一角,被纪王爷发现了。小舅舅是最和善的长辈,最没代沟的,小殊也不避讳,把书卷在手里,眉飞色舞地跟他吐槽传奇的狗血和无逻辑。

正说着,林燮进来了,毒辣的眼光一下就扫到了违禁品。小殊慌忙将书推到纪王那边,一脸“我很无辜”的表情。

纪王爷一怔,只见那个金陵最明亮的少年用眼睛说:求求你,帮帮忙。就差双手合十拜菩萨了。

纪王好笑,侠义地揽过杂书,顶着林帅的怒目,咧着嘴赔笑。

回头向小殊伸手,讹了一本琴谱。

 

 

二、

“然后呢?”蔺晨问。

“送佛送到西,背锅背到底。为了证明我的清白,纪王离府之前,当着父帅的面把书揣走了。”

梅长苏呷了口茶。“不过没什么用,我爹门儿清,罚我抄二十遍兵法。我郁闷啊,琴谱白给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林帅。”蔺晨笑得前俯后仰,被梅长苏瞪了一眼。

麒麟才子望着窗外高歌的鹂鸟,浅浅笑了:“我小时候,其实是看不起小舅舅的。他文不成武不就,胸无大志,好音律,却只会听不会弹,于国于家毫无用处。”

蔺晨了然:“黎崇高足,赤焰少帅,天下几人能入你的眼。”

“后来就知道了,小舅舅是聪明人。伴君如伴虎,他却得到萧选绝对的信任。皇室子弟多争斗,但他人缘很好,还不招人妒。小舅舅是真的大智若愚。如果当初,林家能向他学习韬光养晦,命运或许就不一样。”

蔺晨剥了个橘子递过去:“喏,甜的。”

 

三、

日光暖洋洋的,熏得金陵醉。

纪王爷就着醉花生翻完了《金钗怨》,看着狗屁不通的情节和妙笔生花的狂草批注,哈哈笑了起来。

一粒花生掉下来,正落在“公主伏地垂泪:惟愿来世,再不生于帝王家”一句上。纪王冷不防被噎着,咳咳呛了两声。

 

虽然满篇胡沁,至少这句还是可以的。不要生在帝王家。

帝王家没亲情哟。

明明是亲兄弟,却斗得你死我活,皇兄杀掉了其他的兄弟,景宣景桓也是凉薄的人,景禹已死,下一个不知道是谁。晋阳姐姐血溅朝堂,英王兄拔族……

都是亲骨肉,打断胳膊连着筋,怎么下得去这手?

 

这书的原主人,前途无量的五陵少年,追着陛下喊舅舅的淘气外甥,不也在权力斗争中身死族灭?

唉。

 

如果小殊可以选择,会不会也许愿来世不生在帝王家?

 

四、

蔺晨无不得意地说:“投胎是需要技巧的。像我琅琊山少阁主,逍遥江湖,御风而行——”

“鸽子成精么?”

“你大爷!”

 

跟帝王家没什么关系。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寻常人家也免不了兄弟倪墙,父子相疑。

只不过帝王家更激烈些。人宅斗要钱,帝王家要命。

可是帝王家也有情义。

庭生身世调查报告中,记载了纪王去过一次掖幽庭。

不为流言权势改变,做事全凭本心,施以援手却不惹人怀疑,除了纪王爷,还有谁呢?

有人追名逐利不择手段,也有人趋炎附势翻脸无情,但也有景禹表哥这样的人为国为民,也有景琰这样的兄弟耿直不屈,还有小舅舅这样不动声色默默相助。

像夜空里闪烁的星光,并不耀眼,却坚定不移地在黑夜撕开一道口子。

照亮暗行者的方向。

让林殊在跌入谷底那些暗无天日的年月,也不失去希望。 

 

 

五、

纪王爷阖上《金钗怨》后,对如何处置它发了愁。

书房是不能放了,再被人发现,自己的老脸往哪搁。

扔了吧?——可毕竟是小殊的遗物。

怎么办好呢?

 

 

蔺晨靠着树干看书,不知这书哪那么好看,他辛苦憋笑不出声,憋得双肩耸动,秀发飞舞。

“干嘛呢?”梅长苏戳他。

蔺晨转了个方向,终于破了功,笑得四通八达人仰马翻,连正在掏鸟窝的飞流都倒挂下来看热闹。

长苏皱眉,凑上去看。这是一本上了年纪的古书,页面发黄,封面有一长条墨水划痕,书的名字是……《金钗怨》?

长苏无语:“你怎么会看这东西!”

 蔺晨把书一卷:“高墙难倒英雄汉,一身武艺岂笑谈?回去把陈家枪再练三百遍——五陵少年好文采。”

江左梅郎眯起眼:有点耳熟?

……不是吧?

伸手要夺:“哪来的?还我!”

蔺晨轻松往后一躲,不忘招手:“来啊来啊。”

病弱长苏龇牙,“飞流!”

飞流果断出现,扑向蔺晨,蔺晨在树梢跑了两圈,“失手”把书掉在长苏脚下。蔺晨“恼羞成怒”,喊着“都是你”掉转方向扑向飞流。飞流见势不妙就要刹车,距离太短没刹住,咚的撞在蔺晨身上,压了个千斤坠。不等蔺晨发出呻吟,飞流像踩雷一样弹跳起来,啊啊大叫着往树林间逃去。

梅长苏十分心塞:这黑历史怎么会到蔺晨手里?不管不管了,毁尸灭迹先。也不理那边战况,径直向火盆跑去。

瘫倒在地的少阁主:……你,大,爷,的。


评论
热度(156)

© 喜欢琅琊榜 | Powered by LOFTER